・∀・)

是泠子 板子坏了(

【约会组】Déjà vu

呜啊啊啊再次感谢投喂!比哈特!我爱约会quq!!

白羽:

【约会组】Déjà vu



※投喂给小伙伴@・∀・) 的作品,脑洞大,OOC有。



——Déjà vu:既视现象,指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



*
丸山进乐屋时人还没齐。

横山和涉谷凑在一起聊着天,安田靠在沙发上随意地拨弄着吉他,半躺着玩着3DS的大仓看到丸山进来了,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又投入到游戏世界中。

“早上好!给大家带了新宿新开的那家和果子店的人气商品哦!”
丸山一边说一边从塑料袋里一个个把和果子拿出来放在桌上。

大仓率先“哇——”的一下放下了游戏机坐直了起来,其他几个人也凑了过来,“我要这个味道!”“那我拿这个吧!”“看起来好好吃!”

“嗯?maru,你多买了一个呢。”
等在场的都挑完了,横山才拿起了自己的一份。
丸山听了,奇怪地数了数:“啊真的啊……”
“maru现在连数数都数不清了吗……哇!这个超好吃!”大仓惯例地毒舌了一下。
“不要这样说我嘛~”丸山老样子回了个嘴,大家又嘻嘻哈哈地聊开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工作忙的村上掐着时间刚刚好赶到,刚一进乐屋打了个招呼就被造型师拖去补妆。

节目的工作人员这时候敲了敲门进来:“既然村上さん来了,関ジャニさん请去后台做准备上场了。”

“诶诶?等一下人还没齐啊?”丸山疑惑地转过头问道。
工作人员满脸疑问:“嗯?除了村上さん在化妆室等会过去,関ジャニさん不是都在场了吗?”
其他人也看着丸山,满脸不解。
“可是り……”刚发出一个“り”的音,丸山突然哽住了。横山、涉谷、村上、安田、大仓、还有自己……确实都齐了,自己怎么会突然一下子觉得少了一个人?

り……り……
总感觉第二个音节就在嘴边了,可是怎么也想不起下面是什么……

话说……自己想说的又是什么东西?

“maru没事吧?”安田担心地问到。
“是不是横山君太白了都要透明了所以maru刚没想到横山君啊哈哈哈哈哈哈!”
“嗯?这个展开有点不对劲吧?”
“maru刚刚还多买一份吃的,难道……有什么东西也在?”
“subaru君不要说了!一大清早讲什么呢!”

丸山看着他们,感觉从起床开始头就一直隐隐作痛。

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
“锦户……亮?”
“我们下次节目的嘉宾确定是他了。”横山拿起桌上放着的杂志,指着封面人物,说着自己又看了看封面,“呜哇真的是个大池面啊,怪不得外面小姑娘都说他不进杰尼斯可惜了。”
“人家不仅帅,演技也很不错,”大仓接茬,“当红俳优演而优则唱,说起来我还从没在节目上听过他唱歌,居然就这么发单曲了,不知道唱的怎么样?”
“很好听。”
丸山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
“诶?maru听过吗?”
“哈……记得他好几年前上综艺时候好像唱过那么一次……”
自己在说谎。
印象中,自己并没有听过锦户唱歌的记忆,或者说,出道十几年,他和这位锦户还没说上过几句话,顶多就是在做节目时互相去对方休息室打招呼、在综艺节目上接几句话的这种程度。

然而自己的那句“很好听。”……也是说谎吗?


*
和大仓、安田道了别,丸山突然一时兴起打算徒步回家。

这时候已是午夜,街上几乎没有人,丸山也就没什么顾忌地拖着微醺的身体晃晃悠悠地走在大路上。

路过的广告牌放着锦户亮新接的啤酒广告,微卷的刘海柔化了硬朗的五官,笑出了迷人的弧度。

丸山在路过广告牌的时候,忍不住停下来仔细看着上面的人,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简直像狂热喜欢锦户的痴汉粉丝一样,像是要遮掩什么,埋头朝前走去。

奇怪啊。
真是奇怪啊。
自己从没有这么在意锦户亮这个人。
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么在意锦户亮这个人?

他绞尽脑汁想了想他突然在意他的契机,却依然无果,只能模模糊糊想起来很多年前有一次在某个综艺节目上回答了很喜欢锦户亮的脸,这大概是他唯一一次在摄像机前提到他的名字,但是仔细想想为什么当初会回答锦户,记忆又是七零八落的,想不起来。

他对锦户的印象就停留在上综艺的时候不算活跃、演戏是个实力派,据和他合作过两三次综艺节目的村上说,对共事staff有点害羞这么浅薄的几点上。
明明大家都是关西人,应该会很谈得来,他如果加入我们团连歌词都不用改。
趁着酒兴,丸山不自觉唱了出来。
“わてら陽気な関西人~”
尾音刚落,丸山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也许是当红演员来我们这种胡闹的地方节目做嘉宾所以不自觉的在意起来了吧。
他这么自我解释。
说起来,记得七八年前他和自己一直喜欢的二宫君有合作过一部电视剧来着,叫什么来着…………什么流星的?
过两天去影像店租一套吧。



以及,
脸是type什么的……原来自己很多年前就这么觉得了啊。




*
丸山隆平和锦户亮即使不说是两条平行线,也能说是交集点很少的两条曲线。
——而且中间的距离大概是按年为单位的。
所以丸山从没想过,自从横山提到下次录制的嘉宾会是锦户后,自己在这短短一段时间,“锦户”会多次出现在自己这条乱七八糟的曲线上。


过了楼道的转角,丸山一眼就看到了在自动售货机前面的锦户。

锦户穿着似乎是私服的黑色皮衣,一头还没set的黑发从后面看略显凌乱。

后脑勺真可爱。

丸山小小地在内心称赞,同时自嘲自己正在慢慢变成锦户的痴汉小粉丝。
看到锦户似乎有点生气地踢了一脚售货机,意外发现即使这个有点粗鲁的动作在他看来也像是个有点气急的,可爱的小动物的时候,他迈出了停下来的脚步,走到了锦户身边。

“下午好,锦户さん。”
丸山很担心自己笑得真的像个痴汉。

锦户转过头,丸山意识到这大概是十几年来和锦户距离最近的一次,近到他的眼睛可以细细欣赏他标志性的两颗痣,以及有点w型的嘴唇。

但是应该更近、更近的。
丸山没来由地这样想。

“发生了什么吗?”
锦户解释道,是售货机吞了他钱可是饮料却不出来。
“这什么破机器!”
最后还来个总结。

锦户脾气不算好呢。
丸山第一次看到锦户不像台前和电视剧里一样的神情,却又下意识不觉得惊讶。

“诶?我试试。”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轻轻推开锦户,丢入几块硬币,售货机一如既往地亮起了灯。
“似乎……好了?”丸山看着锦户。
“它刚才真的没反应!”
锦户似乎怕他不相信,委屈地提高了嗓门,好看的唇微微嘟起。
丸山没回话,而是点了一罐果汁递给对方。
“我请你吧,你喜欢的。”
锦户看着被放入手中的饮料罐,抬头有点好奇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巴西莓汁?”
“你一直在喝啊,而且杂志上不是也……”丸山还没说完,看着锦户更加疑惑的神情,自己也对自己说的话摸不着头脑。
什么时候看他喝过?
什么时候看过他的杂志采访?

“……嘛,总之你喜欢就好了。”
他摆了摆手,又投币买了自己想喝的,跟锦户道个别,转身打算离开。

“丸山さん,谢谢你!”
背后传来了锦户的声音,丸山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他口中的“丸山さん”叫的是自己。



*
丸山没想到,这期节目,锦户作为了特别嘉宾出场。
台本上并没出现的人此时正坐在他对面,有点害羞地和主持人说笑着。

自己的座位被安排在他的对面,丸山能清晰地看到他每次被mc抛话题时有点拘谨和苦手的神情,和刚才对着贩卖机生气的大爷样截然不同。

亮ちゃん加油啊!信ちゃん不在帮不了你啊!

丸山脑子里飞速划过这句感叹,发现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他摇了摇头,想集中注意力在节目上。

“……我能和丸山さん一组吗?”

等回过神来,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锦户用一种拜托了的眼神,紧紧盯着自己。

丸山记得这里是游戏环节,台本上安排的都是男女一组搭配,自己本该的搭档是节目的常驻嘉宾——某个搞笑女艺人。然而,作为神秘特别嘉宾的锦户居然没有按照综艺效果选择一边小鸟依人一脸期待的当红模特,而是自己,这是丸山从来都不会想到的。

心中涌现出不为人知的喜悦。

“可以啊!和二枚目一组我当然欢迎!怎么样需不需要我扮演女性方角色~”
丸山立刻调整了状态,做了个扭扭捏捏的动作,立刻被经验老道的主持人吐槽你是男大姐吗?

待锦户站在丸山身边时,丸山闻着他身上的香水味,又觉得和自家乐屋里混着的那些味道有点像。

“丸山さん,我对这种有点苦手,选了你真的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这样也很有节目效果的!我们一起努力吧,锦户さん!”
“丸山さん叫我亮就好了,刚刚买饮料的时候也谢谢你了!”
锦户笑弯了下垂眼,眼睛映衬着演播室里的灯光闪闪发亮。

亮……亮ちゃん……
丸山嘴巴动了动,即使这个音节似乎已经被他预演了无数次,在这时候如鲠在喉,嘴唇抿了又抿,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好,我知道啦。”
他只能听到自己这么回答。



*
丸山将买的一大袋吃的随手放在了茶几上,便有点丧气的将自己摔进了沙发里。

刚刚去常去的影音店想租二宫和锦户演的那部电视剧,结果并没有找到。他网上搜了一下,发现那什么流星的确实有,也确实是二宫主演,然而男二号是同事务所的一个后辈,并不是锦户。
自己记错了?
可是他还记得他一边被拨到耳后的头发、成功后得意的笑脸、伤心时湿润的眼眸……
再往下想,很快那张他喜欢的脸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张完全不同的后辈的脸。

不知怎么的,丸山突然心悸了一下,心里有些什么搅得他感到难受。
他深呼吸一口气,打开了面前的电视。

是一档收视率颇高的老牌综艺节目。

因为新发售自己出道单曲的缘故,锦户最近一直穿梭于各个番组宣传,丸山自己也不知道抱着什么心理悄悄在亚马逊上也预定了一张。

“今天在这里,锦户君要给大家自弹自唱自己下周发售的出道单曲!这可是全日本首次披露哦!大家想不想听!”

主持人激动地大声炒热气氛,一旁stand by的锦户穿着背带裤,挎着一把吉他。

丸山第一次看到锦户和吉他的组合,却意外觉得这本该如此。
他慢慢坐直了身子,眼里全是那个身影。

“今天给大家带来我的出道单曲,也是我自己创作的歌曲——スケアクロウ。”


「スケアクロウ 风に吹かれても
スケアクロウ 雨に打たれても……


啊,自己肯定哪里看过吧。低垂着头认真弹吉他的锦户,唱歌时微微眯着眼的锦户,迷离的看着前方的锦户,微微噘着嘴的锦户,甚至是有时候脾气有点不好的锦户和节目上显得mc苦手的锦户,我肯定在哪里见过吧。

就连这首歌、这个背带、这把吉他都仿佛在梦中出现过一样。

但是自己是在哪里看的呢?
是在昏暗的演唱会舞台的后台,在大屏幕后面悄悄看着他逆光弹吉他唱歌的背影,灯光赋予了他一层光圈,自己一边调整话筒和衣服一边就看着他在台上尽情歌唱,是不是还想着“看吧,这就是我们家的亮ちゃん!”


可是……可是……
可是我怎么在自己的心里就找不到这样的你了呢?


「君を一人させないように
仆が此処に——」

“君を一人させないように
仆が此処に……”

丸山不知不觉跟唱完了这首歌,舔了舔嘴唇发觉咸咸的。

抬手一摸,发现自己竟然泪流满面。

















*
“maru你怎么回事啊!排练休息都睡得这么沉!”
“诶……诶!?亮ちゃん!我睡着了吗……”
“怎么叫都叫不醒!……maru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要不要多休息下?”
“亮是在关心我吗?嘿嘿……”
“傻笑什么啊你?还没醒吗!”
“醒啦醒啦!从没这么清醒过!”
“……好吧,到时候跳舞你也要这么清醒就好了。”
“诶——放过我吧————”

评论

热度(59)

  1. ・∀・)白羽 转载了此文字
    呜啊啊啊再次感谢投喂!比哈特!我爱约会quq!!